從競賽轉身,四季教育依舊要靠數學走差異化

2019-06-27 09:51:18發布   來源:多知網   作者:孫穎瑩   0條評論

  文|孫穎瑩

  作為一家上市公司,四季教育總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在地域特質明顯的精銳教育、高思教育,甚至新登陸港交所的卓越教育等大舉進攻全國的競爭態勢下,四季教育的步子顯得有些不緊不慢,依舊扎根于上海。

  在上海地區之外的眾人視野里,大概有這樣一個疑問:曾經承辦亞太杯、收攬無數奧賽獎牌的輝煌,隨著禁奧令的一聲令下,四季教育將怎樣發展下去?

  事實上,在四季教育主攻的數學教育里,奧賽只能算是一個分支。立足數學學科,四季教育開設了分層教學明顯的標準課程、凸顯個性化的常青藤課程。值得注意的是,四季教育與華東師范大學合作的智能數學實驗室也在積極探索游戲化的智慧數學教學,用以培養學生思維和挖掘學生潛力。

  “四季教育的核心戰略仍舊是數學教育。”四季教育創始人兼董事長田培慶表示,這一點,從來不曾改變過。

  而對于全國化戰略,“我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更加成熟,首先在上海地區把我們的教育理念更加滲透、更加扎實的去做,然后再去提全國化的發展戰略。”田培慶強調。

\

  (四季教育創始人兼董事長田培慶)

  禁奧令下,數學教育仍為戰略核心

  四季教育早期聞名于世,多半是“亞太杯”的功勞。這個從新加坡引入的亞太杯,與當時的小機靈杯、中環杯、走美杯共稱為奧數“四大杯”,其含金量高一度被認為是名校敲門磚。

  據四季教育2017年披露的招股書顯示,其學生參加了各種國內和國際數學競賽。在截至2017年過去四屆數學奧林匹克(IMO)比賽中,中國隊的所有上海金牌得主都是四季教育的學生。

  田培慶對多知坦言,早期來四季教育報名的學生,確實大多是奔著競賽的目的。

  但2016年11月,上海市教委公布《關于加強2016學年嚴禁將各類競賽獲獎證書作為義務教育學校招生錄取依據有關管理工作的通知》。

  隨著該通知的下發,關于嚴禁校外培訓機構組織中小學生等級考試及競賽的政策也從國家層面、各省市層面紛至沓來,不斷收緊。2017年2月,四季教育發布公告,稱停止協辦“亞太杯”。

  但,這并不意味著四季教育專攻數學教育的路子走不通了。

  “競賽數學只是數學教育中的一部分,所謂禁奧賽其實禁的是跟中小學升學掛鉤的競賽數學,但我們做的是專業數學教育。”田培慶告訴多知,“四季教育的核心戰略仍舊是數學教育。”

  早在四季教育2017年底遞交的招股書中顯示,四季教育主要提供三種類型的課程服務,包括標準課程、常青藤課程和特色課程。前兩塊構成了田培慶所指的專業數學教育。

  那么,四季教育在新的時代和政策背景下,該如何發展數學教育?

  首先,是專業數學教育版塊更加體系化和系統化。

  田培慶介紹,目前四季教育的標準課程主要設置兩種班型:25人一班、15人一班。班型由學生自主選擇。

\

  (四季教育課堂)

  分層教學是標準課程最為明顯的實踐理念。按照學生學情的差異,四季教育的標準課程細化出了九個不同的等級。

  不能否認,在禁奧令下發之后,確實一些以競賽為主業的機構打起了“掛羊頭賣狗肉”的算盤,應付檢查時一套講義,真正上課時依舊教授競賽內容。田培慶反而看得很開。

  “孩子的思維訓練是一個過程,每個年齡段、每個學生都有各自的思維結構,你用適合他年齡段的方式去講解,才能達到一個啟迪心智的效果。而數學學科恰恰需要的是一種思維過程的養成。”這也是田培慶實踐分層教學的重要原因。

  田培慶舉例說道,有的知識點在學生初中的時候講授,大部分學生可能很快就能明白并掌握,但是在他們讀小學的時候傳授,他們可能無法理解,只能靠死記硬背,這其實才是誤導孩子。

  “我們主要還是基于大綱去定制我們的教學內容。”田培慶表示。

  專業數學教育的另外一個分支則體現在四季教育的常青藤課程中。常春藤課程主要為學生提供個性化定制課程并增加學生除標準課程之外的其他選擇,包括個性化深度學習、數學思維的訓練等內容。

  據此前四季教育招股書中披露:四季教育標準課程的收入在總體收入占主要部分,2017財年占總收入79.8%;常春藤課程收入占總體課程收入從2016財年的4.3%,增加到2017財年16.6%。

  盡管上市后財報中并未對這兩塊業務各自的營收漲幅情況進行詳細披露,不過四季教育在最新2019財年各季度財報中也透露,四季教育的主要營收貢獻方依舊為四季教育的標準課程和常青藤課程。

  而要說四季教育的最大轉身,顯然是第三塊特色課程的動作。

  此前,四季教育的特色課程主要是提供短期賽前集訓、數學專題課程、以及數學游戲課程服務。如今,特色課程的重點思路,則落腳在智慧數學的研究和探討上。

  智慧數學課程究竟是什么?田培慶告訴多知,早期其就是傳統的游戲數學,包括數獨、謎題、24點、魔方、魔尺、七巧板、九連環、孔明鎖等等。

  “我們將這些國內、國外傳統的益智類游戲組合起來做成智慧數學的課程體系,非常受學生的歡迎,他們在玩的過程中,也體驗到了數學的樂趣。當學生對數學感興趣之后,其實他就愿意在數學學科上花更多的時間。”

  這些研究成果,大多出自四季教育與華東師范大學數學科學學院共同研發成立的智能數學實驗室。目前該實驗室的研究成果主要以to B的形式在上海本地賦能全日制學校,小部分穿插進四季教育的課外輔導課程中。

  田培慶告訴多知,智能數學實驗室其實是基于教育科研的相關實驗數據、結合學生學業情況的分析,來探索數學教育的內涵和價值。具體而言,該實驗室主要通過四大空間致力于學生的數學素養養成,分別是數學文化的浸濡空間、數學活動的實驗空間、數學學習的探究空間以及數學知識的應用空間。

  其中數學文化是關鍵。

  “很多學生對數學很反感,覺得枯燥無趣,其實是因為我們傳統的數學教學中很少去講授數學歷史和數學文化。當數學教學中缺失了歷史和文化,剩下了符號和公式,顯然是枯燥的。”

  田培慶告訴多知,“我們在輸出數學文化的時候,得到了很多暖心的反饋。學生會意識到,數學也是很有趣的,原來無理數是在第一次數學危機后產生的,這推動了數學歷史的巨大進步;原來阿拉伯數字不是阿拉伯人發明的;原來古希臘的很多數學家可能同時還是音樂家、哲學家……他們為數學的發展做了很多的探索和貢獻。”

  而數學活動的實驗空間、數學學習的探究空間則明顯基于四季教育智慧數學的研究成果來開展,通過與游戲相結合的方式,讓學生在游戲中培養數學思維和數學興趣;數學知識的應用空間則更多的培養學生的數學應用理念,更培養在生活中,學生數學思維的實際應用。

  值得注意的是,智能數學實驗室也在強調多學科的融合。

  田培慶提到:“該實驗室的研發除了結合華師大的數學科學學院,也在致力于教育科學、腦科學、心理學等多學科的融合。而且涉及智能,必然跟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等數字化場景相關,所以這部分將是我們今后重點投入的工作。”

  在2019財年Q4的財報會上,田培慶表示該智能數學實驗室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

  “我們在本季度完成了需求課程開發工作,并附有評估系統前端。我們一直在使用龐大的題庫和標記良好的分類來自我升級自測系統。隨著評估系統越來越全面,具有廣泛的數據集,它還將能夠智能地生成定制的測試問題集,幫助學生根據個人的學術能力提高學習成績。”田培慶表示。

  

  輻射全國的根基是上海地區做扎實

  作為一個上海地區的本土化企業,四季教育并不缺比較。

  同樣出身上海、同樣紐交所上市的精銳教育,已經開始了收并購大舉進攻全國的戰略;而位居北京的高思教育,也在最新的融資發布會上,表明了通過to B輸出內容,輻射二三線城市的擴張決心。

  但四季,總給業內一種不緊不慢的感覺。

  事實上,四季教育也有全國發展戰略

  田培慶向多知介紹了四季教育的全國化戰略:其智能數學實驗室的成果,將作為核心教學體系對全國市場進行to B的內容輸出;而在物理擴張上,相對于開設教學中心,四季教育更傾向于選擇有志做教育的個人或是機構進行深度合作。

  只是,這些動作,四季并沒有快速且大規模地提上議程。

  “我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更加完善,首先在上海地區把我們的教育理念更加扎實的去做,然后再去提全國化的發展戰略。”田培慶表示。

  如何做扎實?作為一個立足線下小學數學的公司來說,四季教育面對的挑戰其實并不小:擴學科、擴品類、擴年齡段、植入線上元素等等。

  “我們本身是一家上市公司,所以要考慮本身的業務發展。早期我們是以小學數學切入,現在我們在年齡段延伸出了中學、幼兒思維部分,并且找最專業的人來牽頭做;在多元課程上,為了提升學生在四季教育學習的效率,避免時間成本的加重,四季教育也逐漸完善了語文課程、英語課程、物理課程等等。”

  在2019財年Q4財報會上,田培慶也提到四季將繼續實施將多元化課程設置擴展到整個K12年齡組的策略。“非數學課程和中學課程的收入貢獻穩步上升。”

  此外,在傳統學科教育之外,四季教育也在延伸產業鏈。

  2017年1月,四季教育收購了夏恩英語上海公司,之后又收購了上海靜安當代文化藝術培訓學校及上海梵帝斯美術學校。四季教育正式擴展其英語培訓、藝術文化教育的市場。

  線下業務在線化,四季教育也在著手探索。但在四季教育的發展戰略里,目前還是把線上還是作為線下的一種輔助手段,其重點依舊是線下。“其實線上是一個趨勢,可能到了下半年或者明年,我們會根據嘗試下來的效果情況,做更大的一些推廣。”

  田培慶自己也認知到外界的一些聲音。確實,在很多人眼里四季發展得不夠快,但田培慶總覺得教育是一件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大事,如果東西不夠成熟就著急推出,可能也并不能達到很好的效果。

  “等到我們實驗室及各種產品相對成熟了,以這個成熟的數學體系為核心,將四季的整體教育理念整體打包輸出,這樣的一套產品厚積薄發的力量也是很強大的,四季教育的獨特性包含上海數學教育的最新探索和研究也就出去了。”田培慶感嘆道,有時候大家走太快了,像搶跑一樣,其實也不好。

  標準化教研是基礎,教師要求個性化

  不管是分層明顯的標準課程,需要集中力量投入的常青藤個性化課程,還是智慧數學及數學文化的探索,四季教育想要走得合規、兼具特色且足夠有效果,勢必需要自己進行研發,且進行較大投入的研發。

  “我們的強項就是研發。”田培慶很是自信。

  首先,四季教育采用的是教研一體化的思路,每一個一線教學老師都要參與背后的教研工作。資料顯示,在四季教育的核心高管層中,70%擁有教師、教研員工作經歷,平均從教年限在20年左右。這些從業者出自體制內的背景,有利于四季教育的教研團隊更易參透體制內的教材。

  其次,在具體教材的選定上,四季教育參考的教材除了體制內之外,還有一些國外及行業中的資料。四季教育的教研團隊將對這些資料的所有知識點打散后重新梳理,最后形成一個系統性的、有邏輯的、有層次的內容。

  這些,就構成了四季教育課程的大綱。

  大綱確定了,在具體每章節的講義設定上,還要考慮具體題目如何設計,包括基礎題目、拓展題目的數量如何選擇。

  “教材確定下來之后,我們各個年級的核心教師還要進行試講,而后進行調整修正。”田培慶說道。

  但這些花費很長時間、反復論證后形成的教材,卻不是一勞永逸的過程。

  田培慶告訴多知,每年四季教育的教材都要保證20%-30%比例的變更,并且需要添加最新的題,此外還需要確保一定數量的原創題目。

  “外面的教材只是拿來參考的,最終取勝還是要靠你自己的核心體系。”田培慶強調。

  標準化的教研已經形成,剩下的教授環節就容易了嗎?并不是。

  在四季教育內部,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教研需要標準化,但老師需要足夠個性化。

  在田培慶看來,老師的教授過程應該是一個啟發的過程,他應該像醫生尋醫問診一樣,有自己個性化、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在四季教育內部,教師招聘流程需要層層把關,師資管理部門也會對招聘進來的老師進行上崗前培訓、細到板書如何撰寫都會做要求。另外,四季教育也效仿了體制內師徒幫帶制度的做法。

  這些在業內普遍實行的制度,在田培慶看來,只能培養出一個中規中矩的好老師,但田培慶對四季教育老師的要求是,能夠在傳道受業解惑之外,對學生人生產生影響。

  為此,四季教育始終堅持的一點是發給教師的講義最初是學生版講義,需要老師自己解題作答,之后會給老師提供教師版講義。這樣,就避免了老師比對著標準答案進行講解。

  “如果這個題目你自己都沒做過、沒搞清楚里面可能有哪些難點要點,那么很可能講到一半卡住。”

  田培慶還提到,比如說學生在解題過程中,出現了不同于標準答案的方法,老師不能立刻判定說學生做錯了、并把標準答案給學生,而是應該順著學生的思路去思考。在他看來,能夠引導學生發散思維、挖掘學生潛力,這才是一個老師至關重要的能力。“也許有的老師做不到,但一旦有老師做到了,就會對學生的一生產生重要影響。”

  “我們還是要秉持不忘初心,回歸教育本質,提供高質量的、有效的教學。”這是田培慶的決心。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